寿县文化艺术中心在中国传统空间创作手法中的多层次继承与创新

The Multilevel Inheritance and Innovation of Shou County Culture and Art Center to Chinese Traditional Space

摘要:文化是民族凝聚力的源泉,是综合国力竞争中的软实力,文化建筑作为地方符号的代表性产物,往往是建筑创作领域具有特色的“命题作品”。位于安徽寿县的文化艺术中心,是一个服务于建造中的新城的文化综合体,本文以传统空间类型和创作手法为切入点,运用分层化的研究方式,分析了寿县文化艺术中心在中国传统空间继承创作中的多层次体现。

Abstract:Culture is the source of national cohesion and the soft power in the competition of comprehensive national strength. Cultural architecture, as a representative product of local symbols, is often a characteristic propositional composition in the field of architectural creation. Located in Shou County, Anhui Province, the Culture and Art Center is a cultural complex serving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town. Based on the traditional space types and creative method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multi-level embodiment of Shou County Culture and Art Center in the inheritance and cre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space through layered research methods.

关键词:寿县文化艺术中心,中国传统空间,继承与创新

Key WordsShou County Culture and Art Center, Chinese Traditional Space, Architectural Strategy, Inheritance and Innovation

背景概述

文化建筑的建设往往作为新城开发以及激活老城区的重要环节,而在文化趋同愈盛的当下,文化特征渐渐得到重视,“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有特征的文化越具有国际性成为共识,这一类型的公共建筑空间对文化特征的体现有一定的要求,因此这类建筑的创作可以看作为以文化为主视角的命题作文。

寿县位于安徽中部,又称寿春和寿州,是楚文化的故乡,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素有地下博物馆之称(图1)。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建设契机是在千年古城的新城区建设一个服务大众的类似于城市规划展览馆,艺术馆,图书馆和档案馆的综合体(图2)。建筑设计方案由曾完成一系列重要的中国文化建筑设计的朱培建筑事务所完成。本文试以尺度层次为线索,结合“城”“园”“院”三个层次探求其对中国传统空间创作手法的继承与创新。

图1 安徽寿县                                  图2 建筑与老城区位置示意

整体形态:“城”层次的设计

中国传统城市的营造在各个朝代的基础了经历了长久而丰富的发展,但是无论如何变化,都体现着其作为军事壁垒的特征,边界作为其防御功能实现的最主要的区域,在城市营造有着重要的意义。城市边界的防御体系由两个代表性工事组成,分别是护城河和围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城与池,这两个工事成为符号融入到文化中,成为中国文化中对城的主要印象。

寿县文化中心位于寿县古城区5公里外,从鸟瞰图来看,建筑的外部形态是一个长方体的盒子,盒子的长约125米,短边长约75米,高约13米。建筑整体如同漂浮般,坐落在外部包围着的水面上。这一封闭形态和水面景观的组合,形成了一个具有传统“城”特征的形态,和不远处的寿县古城墙构成了微妙的对话关系,透过新建筑的界面,似乎搭建起一座横跨千年的桥梁,联系起历史的种种变迁。(图3)

图3 整体轴测                                          图4 西侧鸟瞰示意

建筑的主入口位于南北侧的长边上偏离轴线的位置,次入口位于短边的两侧上(图4),南侧的主入口外是人工水景,这样的布置方式并非是城池营造的做法,作为一个现代的文化建筑,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开口并不遵守中轴对称的做法,打破了传统城池死板的绝对布局,创造出一个具有现代特征和自由格局的围合形态,南侧主界面的水景作为过渡,不只是对“池”的形式上的模仿,而是在对建筑入口路径进行隔离的同时,营造出从城市环境到内向型的建筑空间的过渡界面,建筑丰富的精神面貌也藉此呈现。建筑立面布满了大小不均的长方形洞口与开窗,这些自由分布的开口体现了对当地气候环境的适应性,使得建筑的外围护界面脱离了密不透风的状态,也暗示了建筑与外部空间的联系。

组织结构:“园”层次的设计

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儒家思想对中国传统建筑的布局产生了深刻了影响,为了表达礼制思想,建筑群的布局往往呈现出秩序、等级的概念。园林建筑作为一种独特的类型,虽然在用材、形制、色彩、装饰上依然有严格的要求,却往往在造园的空间手法上呈现出更加多样、自由的面貌。

 中国传统建筑组群最显著的特征是它的艺术形式的高度完整性,庭院式组群是由不同数量的庭院单元构成,组群的组景通过将庭院单元结合地形进行排列组合,构成丰富多变的整体景观效果。在庭院的组合中,组群作为一个整体,而庭院则成为要素,庭院组群的结构,同庭院单元一样,体现了某种规律性[1]

空间序列组织是关系到园的整体结构和布局的全局性问题。古典园林常被与山水画的长卷进行比较,园林是一种空间艺术,不但要考虑从固定的点上是否可以获得好的景观效果,还要考虑活动于其内的人能否把个别的景连贯的空间序列,进而获得良好的动观效果[2]

中国古典园林中的道路随着园林的尺寸增大逐渐变得复杂,这个建筑体量并不算大,为了丰富建筑的空间体验,建筑师创新地设计了一条穿越于各层的廊道,这条廊道增加了整个建筑的复杂程度,将通常建筑的平面叠加变成立体化的设计。

参观者从南侧进入入口,路径的起点处是较为开阔的院落空间,蜿蜒复杂的路径透过位于不同高度洞口若隐若现,经过细窄的巷道,沿着蜿蜒起伏的台阶,穿梭游览围绕庭院的整个建筑,窗口的大小、庭院的高低,巷道的宽窄,光线的明暗都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着变化,空间变化莫测,置身其中时彷佛置身于一个多层叠加的园林中。

图5 南侧入口                                          图6 庭院与复杂的路径

寿县文化艺术中心在空间组织中运用一系列变化的要素,做到有收有放,丰富了建筑内部的空间体验。从进入一楼的前院开始,时而上时而下,主体功能布置在路径的沿线,在内向的庭院中形成了向心的效果,使得路径上的参观者通过庭院时有一个参观的方向的引导,沿着路径行进的同时两侧的视线方向不断切换,达到步移景异的效果。

空间渗透:“院”层次的设计

传统的院落在古汉语中是指堂前门内的围合空间。它是住宅赖以存在的基础,居民出入的必经之地 ,是居民最容易到达的室外空间,是除住宅内部空间以外与居民关系最密切的空间。民居型院落是传统院落中数量最多、分布面最广的基本类型,虽然体现了一定的封建内容,但其空间特征仍主要来源于对人们居住生活方式的适应[3]

民居中的院落多是内向型,往往联系着周边的单体建筑围合起来,院落存在的重要意义不在于院落本身,而在于和围合的建筑功能实体形成了虚实对比,构成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渗透关系。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中,建筑师在三层平面组织了各不相同的庭院(图7),这些庭院是建筑中的虚体,作为一种介质,使得空间环境可以从竖向和横向两个方面发生渗透。

图7 各层平面上的院落

(1)竖直方向的渗透

中国传统院落空间没有屋顶,这意味着人在庭院中进行的活动受到天气条件的限制,也同时意味着庭院并不包含固定的活动或者功能。雨、雪和天光这些自然要素,在竖向上通过院落和人们的行为产生联系,于是院落可以理解成开向天空的窗口,人和天地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对话关系。中国传统院落得以存在与发展的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它契合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观、价值观和宇宙自然观。

在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中,建筑师在建筑三层以上的部分设置了坡屋顶,这种取自中国传统民居中“四水归堂”的形式,有吸纳、收集之意,炎热多雨的夏季,由多个方向屋檐组成的汇水系统同时具有遮阳和拔风的作用,可以产生对流风,从而改善室内的微气候。除此意外,建筑师有意识地安排了尺寸和比例各不相同的院落 (图7),一般传统建筑与环境景观组合之处还有需要特别强调之处,往往通过较大的体量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这个项目中,建筑师在入口处组织了一个较大的庭院,通过植物、假山、巨型窗洞进行了强调,这些似巷、似井、似园的院落,可以看出建筑师对于传统空间的提炼,没有拘束于形式比例,而重在意境的再现与创造。

图8 庭院与竖向的渗透关系

(2)水平方向的渗透

当建筑组团中包含了多个院落时,院落之间的关系以及院落与外部的环境之间的关系就有了更多的可能,区别于典型合院民居中的多进院落所表现出来的严格轴线与等级关系,其代表的以秩序为主的思想和哲学并不适合于当下的大多数公共建筑,这种关系更多表现在园林空间的院落中。建筑是园林中的实体,而院是园林中的虚体,传统园林非常重视“虚”空间在组合之中利用分隔、引导、过渡、穿插、转换、界定形成虚实相生、富有节奏感和戏剧性的复杂空间和景观效果。

建筑师在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项目中,对院落之间衔接与过渡的处理手法同样丰富。首先,每一个由建筑围合成的院落单体并不是封闭的,院落在用高低错落的路径串联的同时,路径和院落产生了多样的互动环境,院落同时联系起多个高度和方向上的路径,让参观者对同一个院落产生不同的感受。 另外,院落与院落之间通过窗户和洞口产生对视关系,从洞口透过的景观给予参观者以暗示和引导,而通过路径到达另一处院落时,视野变化,豁然开朗,一种递进和转折关系被强化,这与传统园林中的承景、转景的手法是相通的。

结语

对现代建筑而言,对传统空间形式的借鉴方式多种多样,但是不必拘泥于形式、尺度与比例,而在于对由传统空间体验带来的意境的体验和把握。建筑创作乃至实践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对已建成的建筑的分析和评价甚至是创作者本人的自述往往都难以全面地认识一个作品的现实意义,但是从中国传统文化空间的多层次营造上,寿县文化艺术中心毫无疑问是一个有参考意义的案例。

今天,有相当一部分建筑在探索传统空间类型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却在形式的雕琢上愈加浮夸。就设计手法而言,跳出形式上的简单模仿,转而在多个尺度上探求传统空间的当代演绎和创新,寿县文化艺术中心找到了一个成功的范式,随着更多建筑师对传统文化的丰富的诠释,一种从传统空间中寻求创新的设计方法也将发扬光大。

图片来源:

图7、图8:底图引自“朱锫.寿县文化艺术中心[J].建筑学报,2020(Z1):120-125.” 其余均为笔者自绘

参考文献:

  • 秦岩.中国园林建筑设计传统理法与继承研究[D].导师:孟兆祯.北京林业大学,2009.P145
  • 彭一刚.中国古典园林分析. [A].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P38
  • 孔宇航,韩宇星.中国传统民居院落的分析与继承[J].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