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密度是城市的未来吗?

——董春方 《高密度·建筑设计与创作逻辑》课后感

“高密度”一词,似乎有某些机缘巧合似的,前端时间就一直出现在我的脑中。在接触到这门课之前,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到大城市的人口集中必将成为城市未来的发展,在选课列表中看到这门课时,我就毫不犹豫的选了这门课。

一直以来,人的居住都是跟着就业岗位走的,在农业社会,人的工作岗位就是耕地,所以人大多居住在农田和乡村。而工业社会,由于生产的需要要求产业链必须集中,故而工业城市聚集了大多数的就业机会,也导致工业城市一步步发展为大城市和特大城市。

世界上绝大多数(或者是全部)有活力的城市都是高密度城市的,城市是人类文明集中体现,而城市化的结果就是城市密度的激增,因此高密度同样作为历史上或经验中的现实和存在。

董老师一开始就把城市走向高密度发展作为前提,随后他提到了现有的建筑设计思维在处理高密度城市下的局限性,并指出了课程的目的在于如何在高密度的发展背景下找出应对措施。

立体城市的概念常常与高密度的概念一起被提出,典型的立体城市的例子就是新加坡和香港,新加坡的人口密度是7915.7人/平方公里(2017年),而香港的人口密度( 6,644/km²),同样作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新加坡与香港共同走向了立体城市发展的道路,充分说明了这一体系在高密度城市发展中的必要性。

在立体城市中,常常把功能混合作为重要的思路。对于一个城市的交通系统而言,越多的人流移动也意味着更大的交通压力。对于一个限定的区域而言,减少人流跨越区域的移动就可以减少城市交通的压力,而减少跨区域的移动便是做到一个单元区域的功能混合。

于是不得不提到把城市认为是一个巨大的不确定的混合物的当代重要的建筑师雷姆·库哈斯和他的事务所OMA。在库哈斯的建筑中我们常常能看到一种完美不同的处理方法,比如在高层建筑中创造一个开阔的公共平台,将底层建筑局部地抬起为地面让出广场,这些建筑都体现了为城市的高密度建设服务,同时又留出足够的公共广场而不是一个钢筋混凝土的森林。有意识地将建筑中的不同功能进行混合分布,同样地做到了将一栋大楼作为独立的生态系统,在城市-街区-建筑这样的树状结构中,建筑不是作为一个干瘪的树杈而是有生机的绿叶。

总的来说,这节课为我打开了思路,重新认识了雷姆库哈斯和他的作品,同样为我在认识其他的建筑师时有意识地更加深刻地了解他们的思想。